2024-05-13 10:35:39 来源:水泥人网

“涨价潮”来了!“水泥工人”工资太可怜!

  

  近期,水、电、气、高铁票涨价的消息轮番“轰炸”朋友圈。网友留言问“工资什么时候涨?”更有网友感叹房价落,万物“升”。

  当最能体现普通人收入情况的市场经济底色行业,如餐饮零售等,用花式降价抗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消费降级大潮时。曾经依靠地方补贴的公共服务类行业,却因为没有昔日的“买房大军”可以支撑,各类补贴难以为继,因此在定价上不得不回归市场,乃至“被迫涨价”。

  高铁涨价,某些线路涨幅近40%

  5月2日,铁路12306官网发布公告,武广高铁、沪杭客专、沪昆客专、杭甬客专4条高铁,票价将迎来上涨。这是中国高铁不算长的历史上,涨价幅度最高的一次。其中,一二等座涨幅达20%左右,商务座,最高涨幅甚至接近40%。如上海虹桥到杭州东,商务座票价涨了39.41%,二等座则只涨19.18%。高铁涨价还考虑到了不同群体的承受能力,没有搞“一刀切”。

  这次票价上涨并不是孤立事件,而是在过去几年中高铁票价调整的一部分,距今最近的一次提价是2021年6月,京沪高铁二等座最高票价由598元提升至662元,涨幅达到10.70%。

  心情最苦涩的,要数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的百万“打工人”,年节往返又要多一笔不菲的交通支出了。接下来,中国高铁会不会进入“普涨时代”?大幅提价的背后,又是怎样的经济信号?

  高铁盈利难题,客流量与运营成本的双重挑战

  过去十几年,快速扩张的铁路网,一直是中国经济的标志性成果,也是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重要工具,截至2023年底,我国铁路的营业里程已达到15.9万公里,其中高铁4.5万公里,电气化率达到73.8%。

  票价方面,中国铁路G字头时速300公里车一等座票价为0.74元/人公里,二等座票价为0.46元/人公里;D字头时速200公里车的一等座票价为0.37元/人公里,二等座票价为0.3元/人公里。

  整体来看,中国的高铁是亏损的,2021年全国就只有6条高铁盈利运行,其中有5条还是中短途城际性质的铁路,京津城际,沪宁高铁,宁杭高铁,沪杭高铁和广深高铁。其中,只有京沪高铁是唯一的长途盈利线路,到后来因为口罩的原因,人员流动锐减,京沪高铁也失去了盈利机会。

  从2005年到2023年,国铁集团(原铁道部)总债务从4768亿元猛增到6.13万亿,翻了13倍。而2017~2019年三年,国铁年均发行3000亿铁路建设五年期债券,今年仍处于国铁的本息偿付高峰期。

  在2022年上半年京沪高铁净亏逾10亿人民币,但在2024第一季度,京沪高铁净利达到29亿元。

  高铁的修建和运营成本巨大,成为高铁亏损的重要原因。高铁建设需要投入巨额资金,包括土地征用、基础设施建设、车辆购置等费用。高铁的运营成本也很高,包括人员工资、设备维护、能源消耗等费用。这些成本都需要通过票价收入来覆盖,而在客流量不足的情况下,高铁的票价收入往往难以覆盖成本,导致亏损。

  已有超过130个市县,推动居民燃气价格上涨

  燃气方面,自从发改委去年2月下发《关于提供天然气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有关情况的函》以来,已经有超过130个市县发布了联动机制文件或者通知,推动居民燃气价格上涨。

  多地上调水价,广州市水费涨价34%

  水,近期涨价的消息也开始了。4月3日,广州市发改委发布《广州市中心城区自来水价格改革方案(听证版)》,涨价34%。另外,还有多地也在跟进上调水费。

  多地变相涨电费

  电,最为敏感,价格也一直最为稳定的,但也有一些地方在想办法变相涨价。湖南针对第二档和第三档的电价,进行了上调。安徽方面,延长了峰谷电价的执行时间(从2个月到5个月),并调整了峰谷电价的上调与下调比例,峰价更高、谷价更低。

  可想而知,用电高峰时,电量的使用量大,上浮得多,就可以收更多的钱了;而用电低谷时,本来也没什么人用,下调了谷价,也意义不大,所以总体上就是涨价了。

  对于水、电、气的涨价,有人说是一举两得:首先,缓解地方财政的压力。土地财政已经那样了,地方财政的压力山大,总得想一想办法。以广州为例,以2022年广州市中心城区用水量进行测算,新方案一年将带来的收入为45.13亿,而旧方案的收入为33.38亿,预计增加约11.75亿。

  生活成本上涨,“水泥人”工资太可怜

  按照居民现金消费支出估算,水电燃料占居民消费的比重在5%左右,电力、燃气、水占居民消费的比重分别为3.9%、1%、0.2%。如果水、电、气一起涨价,那带来的增收,还是非常可观的。

  如水电气之类的公用事业单位,普遍都会收到财政补贴,涨价之后,至少补贴这一块,可以不用了,减轻了地方财政的负担。甚至于有钱了之后,还会想办法反哺地方财政。其次,有人说水电气涨价,有助于解决通缩的问题。假设水电燃气今年平均价格涨幅在4%~8%,考虑到其权重为5%左右,对CPI的贡献为0.2%~0.4%。

  对于PPI,水电燃气的影响更大。按照营业收入占比估算,2023年电力、燃气、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占PPI的比重分别为7.3%、1.3%、0.4%。据此估算,水电燃气价格上涨6%,拉动PPI上行约0.9个百分点。

  今年一季度,国家统计局公布,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利润增长40.0%,同步增长的,还有相关企业的市值。有机构指出,提高地方国央企盈利能力后增发,甚至出售国有持股以获得收益,这会是内陆地区政府维持营收、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“一剂猛药”。凡此种种,或与每个普通人衣食住行,息息相关。

  看着各种生活用品价格不断上涨,很多一线水泥人百感交集。据各地企业员工反馈,即使是海螺水泥等知名大厂,一线员工到手工资也仅在3000~4000元/月;华北区域某些主要品牌水泥一线员工到手工资甚至不足2000元/月;河南某大型集团水泥厂员工反馈从去年12月份工资到现在都没有发放,社保从去年6月份到现在也没缴,公积金断缴快4年了。各地水泥厂员工纷纷吐槽,除了工资不涨,其他都在涨,能按时发工资的水泥企业都是好企业。
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:cementren;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投稿请联系:offce@cementren.com,QQ:1229919202业务咨询:18911461190